kk喷喷笔

日常摸鱼专用号

关于两位男主

Seventh day of the Polaris:

  陈歌:我是个灵异小说男主,虽然画风不太对。
  楚城:巧了,我也是。


  楚城:我父母双亡。
  陈歌:我父母不知所踪。


  陈歌:我自带招鬼体质。
  楚城:我自带避鬼体质。
  陈歌:真好。


  楚城:不过我都是上赶着招鬼的。
  陈歌:一般都是厉鬼?


  楚城:可惜我后来专业灭鬼。
  陈歌:同行唉。


  陈歌:招惹上我的鬼几乎都有了不同死法。
  楚城:吓死砍死碾死烤死炸死,各种各样绝不重复。


  楚城:说起来我不仅杀鬼,我还救鬼。
  陈歌:我也养了一帮子鬼。


  楚城:你大学同学也死了?
  陈歌:……不,他们应该还健在。


  陈歌:我的鬼都是收进鬼屋当员工的,你呢。
  楚城:四十八个都是同班同学,没办法当劳动力。
  陈歌:???


  楚城:我觉得不是因为我,还是因为我们学校闹鬼的原因。
  陈歌:我也去过不少学校,厉鬼有,就是还没死那么多人。


  楚城:为了复活我可爱的小同学,我天天奔波卖命。
  陈歌:为了鬼屋继续发扬光大,我日夜不息勤劳工作。


  楚城:但抓鬼半路总能被警察瞅见。
  陈歌:而且总会被送回局子里。


  陈歌:现在有个警察说再也不想看见我在案发现场。
  楚城:老局长一听说我参与事件就头疼。


  陈歌:但那又怎么样呢。
  楚城:我只是个无辜的受害人啊。


  


  楚城:我还有一扇门。
  陈歌:我也有一扇门,封住了不少妖魔鬼怪。
  楚城:很识货啊朋友。


  陈歌:不知你有没有进去过?
  楚城:进了,算不清多少次。没被我撞烂的好像很少。


  陈歌:有很多不普通的人都在注意它。
  楚城:还为了这玩意大打出手。


  陈歌:虽然我觉得它真的很危险,但那还是我的。
  楚城:是啊,别人想都不用想。


  陈歌:有个协会倒是对我穷追不舍。
  楚城:跨国鬼差也很想把我抓捕归案。


  楚城:然而他们没有得手。
  陈歌:我只剩会长没解决了。


  楚城:你抓鬼时有队友是鬼吗。
  陈歌:有啊,几乎全是呢。


  陈歌:其中有一个还明恋我。
  楚城:我也被一个女鬼暗恋了。


  陈歌:她非常厉害,有她在我就特别安心。
  楚城:喔这个不一样……她就打个过场,还不如我旁边的女警小姐姐,白貂,鬼差她们戏份多。


  
  楚城:别看了,我单身。
  陈歌:这真是个悲伤的故事。


  楚城:我还有个男鬼小伙伴陪了我很久,长相斯文。
  陈歌:我身边那个比较偏忧郁型。


  陈歌:对我很有帮助。
  楚城:是的。


  楚城:可惜到现在还没有他的任务。
  陈歌:可惜到现在还是没有变成红衣。


  陈歌:现在我的剧情还是在水深火热中。
  楚城:我这边挺刺激。


  陈歌:而且作者还很随心所欲,我想我们一定很合得来,我是陈歌。
  楚城:同是天涯沦落人。我是楚城,幸会幸会。


  陈歌/楚城一同感慨:做个普通人真难啊。


  鬼影突现。


  陈歌:我锤呢?
  楚城:我剪呢?


  胖子曰:真他妈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。

伊斯卡里奥个人向分析

影縫イノチ:



其实伊斯卡里奥一个支线已经很明确的写出来他到底在追寻什么——完美。




普通人喜欢精美瓷器可能是因为喜欢花纹或者材质;一本亲手誊写的经书,或许是信教者的珍藏。但是伊斯卡里奥不一样,他并不是对事物本身表示赞赏,而是那上面的“完美性”。喜好里明确写着无暇、完美的事物,日常1里那句“尤其是他所不拥有的东西”——因为我没有,所以我喜欢,我想要的就是“完美”




在他眼里,或许完美=神or神的注视。




他的能力,“洞察箱庭与神的存在”,是在说他真的察觉到了轮回与神的存在。如果整个箱庭在他看来都是垃圾,那么完美在哪里?




他自幼就在圣星教会长大,那么他所受到的教育应该就是类似“神就是最高意义”不外乎这类,所以箱庭外的神作为一个完美的映射是最合理不过的。这也就能解释他为什么想要神明注视他——只有当神明再次将目光落在他身上,得了白化病,拥有瑕疵的他才能再一次成为“完美”。




所以笔者甚至可以推导出,枢机卿其实爱的不是神,到头来他追寻的还是完美。照着这个理论想下去的话,当他得以面对跌落神坛的,会愤怒会悲伤的塞拉菲姆,他也许会失望透顶?或者他信仰的本来就不是塞拉菲姆,而是另一个大神?




“幼神认知世界,并在螺旋的轮回中领悟真理……最终改写了大神定下的世界规则。而懵然无知的人之子们,又开始在幼神的箱庭中摸索真理的片段。”from创世圣约




假设幼神=塞拉菲姆,那么这个大神又是……现阶段信息量太少,估计新主线会把关系剖析出来。 




说回伊斯卡里奥。




黑发时期的伊斯卡里奥大概觉得自己确实是完美的吧,毕竟比谁都要优秀的一个孩子,而且大人们都很赞赏他。他对经书有自成一套的理论,但这些理论之内并没有混入普通人的“人之常情”,就照着经书的内容原原本本去理解了——“直到残缺、老朽、病痛、偏执、恶意、悲伤、愤恨……怀有这一切瑕疵的存在都从箱庭中消失”,他也真的这么干了,人畜不分地杀死了一个老人。




箱庭之内藻屑遍地,不需要的垃圾就应该清理干净。




估计在发现他不会区分人和牲畜之后,谁都没发觉他就是天生无情的人,不然应该不会让他自己去反省……本来就不存在的感情,即使反省也不会生出来,需要有人告诉他——可是在唯一还能改变的时期却没有人管他,得了白化病之后,曾经自信的完美消失殆尽,只会让他变得更加偏执,在这之后就晚了。他的能力让他得以认知箱庭,所以垃圾的话他不会听。这个人把自己拼起来之后就完全的活在自己的箱庭与神的理论之中,价值观已经形成,没有任何人能让他改变,已经无药可救了。




他作为一个个体真的非常优秀,就像角色卡里说的那样,虔诚,认真,优雅,渊博,斯文,沉稳,和蔼,当这些品质聚集到一个人身上,试问谁会讨厌这样的人呢。可是这其实是他达到目标的手段之一,一层骗取他人信任的、让他更方便行动的壳子。




他从头到尾都非常清醒,一心只向着完美。包括不完美的自己在内,箱庭里的一切在他看来都是垃圾,所以才会嫉妒指挥使。白话说的明白一点:你是垃圾,我也是垃圾,凭什么神明就喜欢你。




他擅自认为指挥使会理解他,却从没想过理解指挥使。在指挥使捅了他一刀之后,他还在一厢情愿的觉得指挥使是想要“惩罚他”。




从一开始伊斯卡里奥就没有办法与任何人相互理解,指挥使那句“它是由无数活生生的人组成的啊!”就是最好的体现,伊斯卡里奥根本就没有这种类似“人命关天”的概念,他站在“人性”的对立面。




他接近指挥使是因为神明的目光,毕竟支线里一句“她在看着你的时候……也不得不注视着你身边的我”就已经很直白的表明一个意思,你就是一盏让神明注视我的灯。也许指挥使是唯一特殊的,但他真正留在指挥使身上的感情或许只有嫉妒和痛恨。其他人……其他人都是不值一提的,箱庭里的垃圾。




笔者本来是这么想的。可是伊斯卡里奥对指挥使用了“惩罚”这个词,说明他是把指挥使摆在一个高位了——毕竟只有上位者才会“惩罚”。




可他又对指说过蝼蚁和蝼蚁之间无法理解。




这个矛盾的点就很有意思,或许枢机卿身上还有未见的地方藏着,也许羁绊5能看到更多的他。但是总的来讲……这个人的感情与一般人不同,极为扭曲疯狂。伊斯卡里奥他真的只适合一个人独立自在,就像精美的玻璃工艺品一样,远远看着就好。



个人对于已月和博人的关系and71话感想

“哪个没脑子的!!把net的酒给亡蝶的!!!”
【忘了哪位太太写过他们棺材飙车了
【忽然想画
【滑稽

这家伙拎着我的中指画了半节课_(:_」∠)_

篱子酒:

我发现10p可能要好久。。。
随缘几p吧。。
画完就跑 不愿面对

(._.`)以下是注意事项:
*作者是个傻得 节奏巨乱 分镜巨迷 画面巨脏
*阅读方式 右→左
*指绘 巨慢
*这个网纸是个笔触很绝望于是选择排线
*字丑
*随缘更新
*死亡向 流血向 车 有

假预告:
我想先把之前那个脑洞画嘞啊。

尝试气死楼上邻居【滑稽】

向所有人安利奇美纤维御敌马裤!

70级绿图 七层截图
【翻倍陷阱翻的是物品 不是钱
【七层只有50万
【ps静语庄园 逃税出萨维秋意礼服
【一口价370万 板子最低价
【有意者lof私聊